AG BET-將你寫入文字中

來源:購酒網 技術指標 浏覽量:2019年12月05日 4802

 始終覺得,AG BET是屬于黑暗世界裏的人。因爲在黑夜到來的時候,我總是會莫名的興奮。睜開眼,想要在黑暗中看到點什麽,比如星光,比如希望。聽著耳麥在綿延的音樂中靜靜的睡去。那是一種與世無爭的舒適。

  我的口袋裏,隨時都放著那本懶人日記。跟了我好多年不離不棄。裏面記錄著我的高中生活,比如學校裏的那棵據說有幾百年的樹,從它繁華的春天到落寞的冬季,比如那天破天荒的逃課去那個像平民窟的地方很滿足的吃一碗面回來之後心甘情願的接受老師的嚴罰重罵,比如看見了那個在冷風中乞討的大學生以及當時自己亂七糟八沒重點的思想偶爾時候的彷徨。穿舊舊的牛仔褲,走在路上低著頭,偶爾擡頭看看天空思想蔓延,眼神依然空洞,400度的近視看東西永遠沒有焦距。總之很低調的一個人。有過的迷惘,有過的希望,在這個四季變換裏,有微苦的甜蜜。

  靜靜飛夜,我在安靜中尋找獨一無二的溫柔,以及漂泊很久的靈魂。

  微黃的燈光灰色頭像,消失在網絡星空月亮之上。

  流星劃破夜空,便縱有千古風情更與何人說。

  他們說,學文的,就是一個身體兩個靈魂。一正一負正好綜合。

  說白了,就是有點癫,有點狂,有點滄桑。

  滾動著鼠標,看著別人的心情,熟悉的陌生的,忍不住的會想著他們的生活,他們發生的事情。

  每個人的一天,都不一樣吧。

  正如我,忙中帶閑,很頹卻不放棄的堅持著一件事。

  世界大的很有限,

  會有很多人一起失眠。

  已經很舊的網線,才發現已經事過境遷。

  莫文蔚的陰天,一遍又一遍。

  仍舊不能忘的那段時間,一天又一天反複出現的畫面,有點苦,有點甜。

  錯過了多少年,

  留下現在的虧欠。

  當年走過的林蔭大道,

  已經不能讓我停止思考。

  已經觸及不到你的心思,

  已經不能讓我心生眷戀。

  曾經對著流星許下的心願,

  是否隨著黃葉一起埋葬進秋天。

  灰色的海岸邊,河堤早已變遷。

  那些刻痕的字迹,跟著河水牽著線,慢慢褪去就像白紙的一面。

  我站在秋天,是否還能趕上遇見你的那個時間。

  閉上眼,閉上眼,一起失眠。

  這是我曾經一個人在黑暗裏寫的幾句話,12點宿舍的燈就自己滅了,而我獨自對著屏幕坐到了2點,均勻的呼吸聲,外面突然下起的密密細雨,千絲萬縷的思緒在大腦裏蠢蠢欲動。好像是一個世界的覆滅,又好像是另一個世界的開始。這讓我想起曾經寫的一個心情日記“突然就好難過,好難過。呼吸都要困難的難過。突然就想到了死,這個貌似多麽遙遠的字。死亡,是毒藥,還是解藥?一念之間,我似乎對死有更深的體會,而不是膚淺的字眼。閉上眼睛,也許就到天國了,但是真的死了呢?會麽?可能還有地獄的吧。。。。。。”當時寫下這些文字的時候,其實僅僅是因爲那段時間作業太多,人總是很脆弱的,特別是在遇到讓自己郁悶的事。那一晚讓我安心,因爲找到了堅持下去的勇氣。我還擁有生命,擁有無數個可能,

  一個人的身子兩個人的背影,寂寞的飄在學校的某個角落,靜靜的帶著歌,接受那些肆無忌憚的摧殘。這是我自己寫的最喜歡的話之一。帶著青春,帶著無奈,一步一步的走向未來。有些事,我們明知道是錯的,也要去堅持,因爲不甘心;有時候,我們明知道沒路了,卻還在前行,因爲習慣了。呵呵~人生不過這樣子。有起點,有終點,我們繞了一大圈,最後又回到原點。

  每天晚上我總是做各種各樣不同的夢,有時候還說莫名其妙的夢話,夢見過很多人,很多場景。就像是另一個世界的生活。新奇,亢奮,有像發現新大陸的喜悅,也有世界末日毀滅般的無能爲力。而我,總是最後到醒來就忘記。然後每天晚上又繼續。我開始想象我的生活。

  什麽時候,我可以那麽自然的一個人吃飯,一個人走路,一個人試著計劃自己的人生?

  什麽時候,我開始不再膽怯自己會走錯路,不再要人提醒,不再依賴和遷就?

  什麽時候,我開始喜歡上平淡生活,做夢都是藍天白雲香樟樹?

  記得以前坐車的我是從不會自己記站牌記地點的,因爲即使還剩下一秒總會有人替我想到辦法的。

  記得以前,我那麽的害怕孤單,于是就拼命的講話即使是全世界最垃圾的話總是有人聽的,總是有人說我們都一樣的。

  記得以前,我的身邊總是有一些人,不哭不鬧,奮不顧身的走在時代的前沿頂著烏黑密雲還那麽天真的笑。我們都高傲的不屑的存在最黑暗的角落,用那些夢想,那些心傷,爲我們的青蔥歲月畫上句號。

  可是,當我清醒過來的時候,當我一個人從教室的一端穿過另一端的時候,當我看到他們都是兩個以上的人的時候,我是不是清醒了,然後就哭了。。。。當我可以一個人坐公交出現在這個甚至連地名都不清楚的地方的時候,當我一個人排著隊看著夕陽西下的時候,當我給一個陌生人讓座看到她美麗的笑心裏痛了一下的時候,當我因爲看到窗外的落葉飄了好久都不肯掉下去而黯然傷神的時候,是不是自己長大了,還是真的遠離城堡了?

  那天,我開始數站牌開始小心翼翼的記那些陌生的符號了,裝著很沉穩的樣子帶著眼鏡無視任何人的存在,然後很不確定的下車結果還是對了。

  那天,想哭的時候我卻不哭了。安靜的坐著安靜的聽歌,沒有人知道我的心思,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麽事。

  那天。我開始了從來沒有的開始。。。

  那天,是哪一天呢?

  有一句話,它教會我成長,

  它教會我愛,

  卻不知道它什麽時候已離開。

  它,

  是時間的毒藥麽?

  有人說每個人都在心靈深處有一花冢、埋藏那比滂沱更淒美卻不爲外人道的情感。而這座花冢、被寂寞上了一道鎖!我對著黑夜,對著白牆,對著旋律輕輕地哼唱……

  一盞黃黃舊舊的燈

  時間在旁悶不吭聲

  寂寞下手毫無分寸

  不懂得輕重之分

  沉默支撐躍過陌生

  靜靜看著淩晨黃昏

  ……

 是誰說過,幸福長了翅膀會飛?

--題記

你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你裝飾了別人的夢。

生命,是一場虛妄。只是想,把你寫進我的文字裏。

列車開去的總是遠方,你許是懷著希望和憧憬,你許是拖著疲倦和沉重,出發時你並沒有想過終點,等待你的又將是什麽?

你曾經叫我放手,我放手了。現在,有如何?

那年的秋天,你的一個轉身,那個背影,孤獨了我的靈魂,荒蕪了我的天空,從此遠離了

我的世界,不痛是假的,說疼是真的。有人說,我的世界我做主。可是當一切,塵埃落地,終究會將思念,泛濫每一個四季。

希望,一點一點被撕碎的疼痛,會蔓延,迷茫了那湖心海;努力,一滴一滴被無情的吹幹,將無痕,碰疼那片心空……這片天空,這個雨季,誰,觸動了你的靈魂?疼痛著你的疼痛,憂傷著你的憂傷。

其實,每一個人都有故事。有的故事,單薄點;有的故事,複雜些。

那是個飄雨的季節,那個永遠的車站。冷月照著你的離去,不知爲何,溫暖依然會浮上心頭。多少個日子,總是牽著你的手,漫步在異鄉的街頭,看熙熙攘攘的人流,穿梭大街小巷,吃著簡單的宵夜,不去想在別人的城市能呆多久,也不去想明天是否依然繼續,只爲那份快樂,還有開心。風起,落葉知秋;雲湧,白駒過隙。緣起,春風釋雪;緣去,殘月冷風……輕舟已經遠走!

那個背影,脫離了我的視線,走出我的世界!

曾經,走過的那一條街道,風依然在吹,過客依然匆匆;曾經,嬉戲的那一池暖水,漣漪依然蕩漾,鴛鴦依然戲水;曾經,牽手的那一片草地,草兒依然青青,牛羊依然依偎;曾經,追逐的那一架長橋,聳立依然挺拔,車流依然穿梭……
瞬間,光陰不再,經年也去,你已經不見蹤影。徒留,我一人,寂然伫立!

馬爾克斯說,生活不過是不斷地給人機會,好讓人活下去。

人生在世,總是有些空城舊事,年華未央;總是有些季節,一季花涼,滿地憂傷。有些事,看開了,便會峰回路轉;許多夢,看淡了,便會雲開霧散。人,總要成長,否則,哪有那麽多的青蔥歲月,任你揮霍?

那是一個清冷的黃昏,絲雨飄曳。那一份異地的緣分,隨著這一季的離去,天各一方,或許永不再見。獨自沿著那條灑滿落葉的田間小徑,默然地走著,心情如這片片秋葉。漂泊的日子,找不到方向,迷失在南方這片熱土上。遠方,出現一個模糊的背影,單薄的身材,衣袂飄飄,一頭長發,在細雨裏,如銀色的綢緞閃著亮光。煙雨籠罩著她,妩媚之極!

心,無緣由地跳了一下:莫非此人與我一般?慢慢地靠近,在她的旁邊站住,把雨傘遮住了她:怎麽在這淋雨呀?不怕感冒嗎?

轉身,四目相對:上帝呀!這麽巧?是你!居然是我的初中同桌,遠隔千裏的異鄉,居然有此邂逅,注定有故事發生嗎?

一晃,有七八年沒有見面,原來那個文文靜靜的小丫頭,可愛的同學,如今已經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我也由那個頑皮搗蛋的壞小子,孑然一身南下,成爲漂泊一簇。時間,真的讓人無語。想想,那個時候,青澀的我們,嬉戲在校園的草坪,奔跑在操場上,多麽的快樂!少年不知愁滋味,讓我們結下了很深的友誼,相約在象牙塔中,再敘夢想。可是,該學習的時間,都忙碌在遊戲裏,可想而知,注定與清華園無緣。最後一次聚餐,是在縣城的那間最奢華的酒店,同學們都喝的東倒西歪,女同學也不甘示弱,結果個個憨態可愛,全然放下了平時羞答答的模樣,都變成瘋丫頭了!

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書生意氣,揮斥方遒。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糞土當年萬戶侯。曾記否,到中流擊水,浪遏飛舟?

歲月如流沙,在手心裏慢慢滑落;年華似流水,在指尖消失無蹤影。再見面,已經是青春不再年少。感慨嗎?懷念嗎?

其實,有一種喜歡,數年而過,亦是別來無怨。總在彼此的時光裏,淡淡地影像著彼此的青春。如今,再度重逢,還能牽起曾經的那份情嗎?

雨絲,漸漸濃了。聊著分手後的日子,通過努力,她現在已經是一家公司的管理人員。可是面對激烈的競爭,殘酷的現實,還有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她渴望一份可以停靠的港灣,身倦時可以靜靜地靠岸,心累時可以輕輕地安撫,可是茫茫人世,哪裏可以尋覓?苦惱中,走進這個季節的雨裏,讓寂寞的心與這個雨天同呼吸!

娓娓的述說,心在慢慢地靠近。那紅塵之外的空白,會留給誰?

擡眼,望遠方,煙雨蒙胧;凝視,看彼此,暖意蔓延。

過去像是回行針,把青春一頁頁的固定,然後變成不被出版的書,任自己翻閱,他人無此權限;未來似海那邊,把夢想一朵朵的放飛,然後憧憬成展翅的鳥兒,憑空翺翔,抵達彼岸。青春,本來就是,一半明媚,一半憂傷。

既然,遇見,我想,就是美麗的邂逅。無論,這一程是長還是短,珍惜這份緣,千裏之外的分。不知何時,雨已停,遠方有一道彩虹懸挂西天,靓麗之極!

每個人的青春,終逃不過一場愛情。在這裏,有愛,有情,有喜,有樂,可以永恒嗎?

凝望,那彩虹,緩緩劃過天際,畫成了你微笑的模樣。其實,只有自己知道,那是一道最靓麗最溫暖的風景線……
相逢,煙火中;攜手,紅塵裏。歲月,滄桑了你我。紅塵漫漫,煙火匆匆,于流年裏,等待誰的相濡以沫?

今晚,月朗風輕,只想:將你,寫進AG BET的文字裏,無關風月,無關雪花,只是,靜靜品味。

200